英特尔未来的4个危险信号

英特尔(INTC-1.17%)最初对价值导向的收益投资者来说似乎是一项有吸引力的投资。这家芯片制造商的股票市盈率仅为 10 倍,远期股息收益率为 2.7%。

自 Pat Gelsinger 于 2 月份接任新 CEO 以来,英特尔的内部情绪也有所改善。在过去的 12 个月里,英特尔内部人士买入的股票几乎是卖出股票的两倍。但在此期间,随着标准普尔 500 指数上涨近 30%,英特尔的股价仅上涨了 5%。AMD的(AMD-3.43%)股价暴涨50%以上。英特尔的低估值和高收益率可能会限制其下行潜力,但四个危险信号也可能阻止其跑赢大市。

1. 其数据中心份额损失给AMD

根据 PassMark Software 的数据,在 2018 年第四季度至 2021 年期间,英特尔在全球 x86 CPU 市场的份额从 77.1% 下降到 62.1%。AMD 的份额从 22.9% 上升到 37.7%。英特尔在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市场的亏损已经令人失望,但它在数据中心市场的亏损——传统上以高端至强 CPU 为主——最令人惊讶。

在此期间,英特尔在服务器市场的份额从 98.4% 下降到 91.9%。AMD 的份额从 1.6% 上升到 8.1%,其中大部分增长发生在今年早些时候。这种压力清楚地表明 AMD 的 EPYC 芯片正在将大数据中心客户从英特尔价格更高的 Xeon 中拉开。如果英特尔不能阻止这种流血,其上季度收入占其收入的 34% 的数据中心集团 (DCG) 可能会遇到严重的麻烦。

2. 其雄心勃勃的超越台积电和三星的计划

英特尔将 CPU 市场让给了 AMD,因为它在制造更小更先进芯片的“工艺竞赛”中落后于台积电(TSM-2.27%)和三星,因为它遭受了延迟和芯片短缺的困扰。英特尔制造自己的芯片,而 AMD 将其最高端芯片的生产外包给台积电。因此,当英特尔自己的代工厂未能跟上台积电较小节点的步伐时,它也失去了技术领先地位给 AMD。

在 Gelsinger 回到英特尔之前,他的前任 Bob Swan 曾萌生过成为像 AMD 一样的“无晶圆厂”芯片制造商的想法。然而,Gelsinger 很快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并通过投资数十亿美元在美国和欧洲建设新工厂来加倍扩大英特尔的制造能力。英特尔还向第三方无晶圆厂芯片制造商开放其工厂,以与台积电和三星竞争。

Gelsinger 认为,英特尔将在 2024 年在工艺竞赛中赶上台积电和三星,然后在 2025 年重新夺回领先地位。这一大胆的说法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因为台积电已经计划在未来三年内斥资约 1000 亿美元来扩大其产能和保持领先。因此,英特尔可能需要在短短四年内超过台积电才能夺回领先地位,但它在本财年仅分配了 180 亿至 190 亿美元的资本支出(CapEx)。

3. 对政府巨额补贴的依赖

英特尔没有足够的现金来靠自己重新夺回工艺领先地位,因此它要求美国和欧洲提供大量补贴。在美国,英特尔正在推动 CHIPS 法案的批准,该法案将向国内芯片制造商提供 520 亿美元的补贴,用于在美国新建工厂。英特尔还要求欧盟委员会以近 100 亿美元的补贴为其新工厂的开发提供资金。

英特尔声称其工厂将使无晶圆厂芯片制造商减少对台积电、三星和其他亚洲代工厂的依赖。Gelsinger 还认为,中国的威胁使台湾——台积电及其较小的竞争对手联电的所在地——成为比美国更“不稳定”的芯片生产地区

不幸的是,英特尔的计划有一个明显的缺陷:美国政府将台湾视为重要的地缘政治盟友,今年早些时候它已经为台积电在亚利桑那州建造一座耗资 120 亿美元的新工厂提供了补贴。台积电还一直敦促国会将外国芯片制造商纳入 CHIPS 法案。如果发生这种情况,英特尔的整个补贴资金扩张计划可能会崩溃。

4. 需要暂停分红

英特尔已经采取了大胆的措施来筹集更多现金。它正在以90 亿美元的价格将其 NAND 存储芯片业务出售给SK 海力士,并计划在首次公开募股 (IPO) 中剥离其汽车芯片部门Mobileye以筹集更多现金。今年它还大幅减少了回购。

但是,英特尔可以通过暂停派息来释放更多的现金,派息在 2020 年用掉了 56 亿美元的自由现金流 (FCF),在 2021 年前九个月又用掉了 42 亿美元。英特尔在请求政府补贴的同时支付数十亿美元的股息。英特尔最终可能会意识到它看起来很糟糕并暂停派发股息,但其收益投资者将逃离。

前路崎岖

英特尔的股票看起来很便宜,但这四个危险信号证明了这种折扣是合理的。它仍在努力跟上 AMD 的步伐,严重依赖未来的政府补贴,在不久的将来可能需要暂停派息。投资者应该坚持使用经营较好的芯片制造商,直到出现更多的新芽。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