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数据平台是抵御广告欺诈的最佳手段吗

数字广告欺诈包括任何故意阻碍向目标受众投放广告的活动。最常见的是,欺诈者使用机器人或域欺骗来虚假地表示在线广告印象、点击和转化。他们的目标是使用不断发展的技术(有些甚至有效地复制人类行为),尽可能快地赚到尽可能多的钱。这些欺诈者还可以掩盖他们的踪迹,以在更长的时间内继续他们的欺诈活动,从而避免被发现和阻止。

欺诈活动会对整个广告价值链产生不利影响。它浪费预算,对活动的有效性产生误导性印象,并损害商业模式(更不用说,它还会损害品牌声誉)。

绝大多数营销人员都经历过这些后果。这是一个突出的例子:数字营销活动是由形成数字旅程的链接构建的。如果一个链接被“劫持”并指向您打算访问的站点以外的站点,那么您的营销预算就会浪费掉。

近年来,广告欺诈的增长百分比呈上升趋势,尤其是在联网电视 (CTV) 方面。鉴于与大流行之前相比,全球 44% 的消费者在 CTV 设备上花费的时间更多,因此该平台对不良行为者具有吸引力也就不足为奇了。不幸的是,欺诈伴随着金钱而来。

与 2019 年相比,仅 2020 年的 CTV 欺诈印象就增加了 220%,而且这种趋势不会很快消退。事实上,DV 的欺诈实验室最近发现了“SneakyTerra”,这是已知的第一个服务器端广告插入 (SSAI) 方案,可以劫持真实的 CTV 设备会话。在高峰时期,该计划每天欺骗超过 200 万台设备,根据 CTV 的平均每千人成本 (CPM) 计算,未受保护的广告商每月可能会花费超过 500 万美元。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呢?

使用网络数据平台打击广告欺诈

品牌有效打击欺诈​​的唯一方法是密切监控他们的广告是否有任何可疑活动的迹象。为此,他们需要一种从目标受众的角度看待数字领域的方法——基本上是通过用户的眼睛来看待它。这些网络数据平台是根据数据方法从网络构建的,使营销人员能够以完全透明的方式公开浏览数字广告生态系统。事实上,这些平台已经被数以千计的全球品牌使用,包括电子商务、旅游和金融服务领域以及营销机构。

什么是网络数据平台?

互联网可能被设计成一个巨大的、透明的、开放的数据库,但实际上这个愿景并没有实现。市场竞争考虑开始发挥作用,因此即使在尝试访问竞争公司的公开可用网络数据时,该尝试也可能会失败并立即被阻止。澄清一下,我们指的是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普通消费者都可以公开查看的同一类型的公共网络数据。

这就是网络数据平台发挥作用的地方。它们允许公司、组织甚至学术机构以完全透明的方式访问互联网 - 无需任何竞争考虑。使用网络数据平台,您可以访问任何类型的公共数据并收集大量信息,因为它最初是为互联网早期设计的访问而设计的;本质上,网络数据平台允许组织像典型用户一样查看互联网。

那么网络数据平台如何打击数字广告欺诈呢?

每个数字广告活动都是围绕基于个人数字行为的人口定位而构建的。通过使用与目标受众匹配的在线积分,营销人员可以测试他们的广告并验证它们是否被正确部署而不是欺诈。

但是为什么营销人员不能简单地使用他们自己的网络浏览器来监控广告呢?狡猾的欺诈者可以轻松发现和识别来自品牌或数据中心的非消费者流量。当他们知道自己被监控时,这些欺诈者会迅速做出反应,向品牌展示虚假信息,同时掩盖他们的踪迹,这样他们就可以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继续他们的恶意活动。

这就是为什么在尝试从根本上阻止广告欺诈时,您应该首先专注于识别它,这不是一项容易的任务。然而,网络数据平台可以做到这一点——它们允许您以普通用户的身份浏览互联网,揭示任何欺诈企图。

洞察竞争

除了使用网络数据平台打击欺诈者之外,营销人员还可以通过两种重要方式利用该工具获得未经过滤的战术见解。

首先,营销人员正在使用这些平台更准确地查看所有争夺特定目标受众注意力的广告。这使他们能够在活动规划方面做出更明智的决策。

其次,在许多领域,都有营销人员监控竞争对手品牌的公共活动。他们以透明的方式这样做,以了解公共数字环境的真实情况。这些营销人员使用网络数据平台访问互联网并获得真正的见解。

在全球范围内,由于 COVID-19 大流行导致消费者生活方式改变,品牌对数字广告的使用继续飙升。根据市场情报提供商Beroe Inc. 的数据,2020 年全球数字营销支出达到 330-3400 亿美元,年增长率接近 13%。

在这种环境下,广告欺诈者的创收机会只会增加,因此他们不会很快消失。因此,品牌别无选择,只能利用其掌握的所有技术来打击广告欺诈。目前,利用网络数据平台是从根本上阻止广告欺诈的最有效工具。这样做可以确保营销人员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看到他们的广告,从而最大限度地提高他们的预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